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歷史解密 >

安妮弗蘭克在集中營的時候 安妮日記性那部分最污的一段寫了什么

2019-10-02 03:48奇象網

《安妮日記》里描寫納粹的片段,可以表現納粹殘暴的片段

10月9日星期五

親愛的凱蒂:

今天只有讓人沮喪和悲傷的消息。

我們的猶太朋友正成批成批地被抓走。德國人把他們裝進運牲口的卡車里,一批批運到位于德朗特的大型猶太集中營——維斯特伯克。維斯特伯克那邊很可怕:一百多個人只能用一小間洗浴室,廁所都不夠用。住宿也不分開,男人、女人和小孩全都睡在一起。更可恨的是,納粹監視兵的風氣很壞,他們隨意糟蹋婦女和小姑娘,還讓有些人懷孕了。真是一群喪盡天良的野獸。

在荷蘭已經這么糟糕了,可想而知,那些被送到更遠更荒涼地方的人們又會是什么樣子呢?我們猜想他們中大多數人都被殺死了。英國電臺說過他們被毒氣毒死了,或許那還是死得最快的辦法。我心里慌亂極了。梅普跟我講這些可怕故事的時候,我忍不住淚流滿面,她強忍著悲痛繼續說下去。她說前幾天有德國警察押著一個跛腳的猶太女人經過她家門口,德國警察讓猶太女人坐在路旁等他去開車。不一會兒,幾架英國飛機橫空飛來當街掃射,猶太女人沒地方躲藏,只能趴在街面上。沒有人敢讓她進屋躲躲,因為誰也不敢冒險招惹那些蓋世太保。

我的壞消息還沒說完哩。你聽說過人質嗎?那是德國人最新懲罰怠工的辦法。你真想不出那有多可怕。無論多么有身份的市民,或是無辜百姓,全都被投進大牢里等死。要是追查不到煽動怠工的人,蓋世太保立刻就會隨便拉五個人質執行死刑。所有這些暴行都被說成是“致命的事故”。德國人!想想吧,我自己竟然曾經也是德國公民!但是希特勒上臺后我們就什么都沒有了。我們沒有了國籍,沒有了生存的地方,只有無盡的仇恨。

你的安妮

以二戰經歷為題材的《安妮日記》涉嫌色情?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加拿大小天王賈斯汀·比伯前不久參觀荷蘭阿姆斯特丹安妮·弗蘭克故居時,希望《安妮日記》作者是自己粉絲,被歐洲人炮轟。現在,美國又開始辯論《安妮日記》是否是色情書籍,讓歐洲人頗為震驚。

據德國《圖片報》2日報道,最近,有來自美國密歇根州諾斯維爾的學生家長向當地教育部門投訴,認為《安妮日記》存在對青少年有害的色情內容,應該禁止該書。比如,《安妮日記》中有描寫女性生殖器的文字,這位家長認為,對于七年級的男孩和女孩,這“太色情”了。

據美國當地媒體報道,目前美國教育部門仍在討論,是否刪除書中這些爭議性的描寫。不過,歐洲人認為,這體現了小女孩安妮的女性意識,描寫得很自然。

安妮于1929年出生在法蘭克福,1945年在集中營死亡。為躲避納粹,安妮與家人躲在密室里,以日記形式記錄了從1942年6月12日到1944年8月1日親歷的二戰經歷。戰后,《安妮日記》出版,并成為二戰期間納粹德國滅絕猶太人的著名見證。

完整版的《安妮日記》為何會成為西方校園的禁書

近日,《字典里該不該出現“自慰”?專家:“不談性就是壞的性教育”》這篇報道中,提到有家長稱學校發的《新編學生字典》里,關于“自”的詞條,出現了組詞“自慰”,認為選詞不妥,這位家長還認為,自慰是“一種不堪的畫面”,這不由讓人想到河南駐馬店某中學校長為“男女之大防”而讓男女生分桌就餐的“好辦法”。這些新聞表明,我們的性與戀愛的教育狀況仍然不容樂觀。但是,你也許不知道,在西方,《安妮日記》也曾經因為安妮描述自己的身體發育狀況而遭到一些家長的抗議,因而被許多校園拒之門外,成為校園禁書。

細致的身體觀察引起家長抗議

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道,2013年,一位美國密歇根七年級女生的母親向當地媒體呼吁,不要給學生讀全本的《安妮日記》,理由是里面含有相當多不適當描寫、甚至還有“色情”的成分,尤其是新出的全本,比1947年安妮父親奧托刪改后的版本多了30%的內容,其中有安妮對自己發育中身體的解剖式描寫,比如安妮在發現青春期自己身體的變化后,在日記中記錄了這種變化。 

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1929–1945),二戰時寫下著作《安妮日記》,記下了她在1942 到1944兩年間的生活。圖片來源: Anne Frank House。

這位母親告訴當地媒體,這些文字已經讓她的女兒感到“不適”,而且學校有義務告知家長關于這些東西的性質,“對于七年級的男孩女孩來說,這些描寫太過于寫實而且相當色情”,她說“讓老師來講述這些本應是父母告訴孩子的事,真是太別扭了。”為此,她發起了正式抗議,要求這種全本的《安妮日記》從該學區所有的學校下架撤出。

最終,美國全國反審查聯盟( National Coalition Against Censorship)駁斥了這一請求,并與《安妮日記》的出版商矮腳雞圖書出版公司(Bantam Books)、全美英語教師理事會(the National Council of Teachers of English)和美國筆會 (PEN America)等組織聯合向該學區致信道:

(《安妮日記》)在當下仍然對學生和教育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將這本書下架撤出學校,將有可能妨害到《美國憲法》賦予學生及其家長的權利……這本書中安妮對自己身體觀察的文字和她困惑的問題是我們許多學生都將經歷的體驗:伴隨著青春期身體出現的變化。”

他們寫到,“安妮身邊當時沒有相關的書籍或者朋友能夠解開她的困惑,她只能依賴于自己的觀察。文學作品的閱讀經驗幫助學生們在未來遇見各種事情能夠有機會親自探索這些問題。好的教育源于保護學生們自由閱讀的權利,通過閱讀,激發他們去探索、提問并且能夠思考他們自身。我們強烈支持你們自由地在教室里閱讀未經刪節的《安妮日記》全本。” 

《安妮日記》的原始文字是安妮寫在這個紅格子剪貼本上的。圖片來源: Anne Frank House。

在弗吉尼亞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少女細致的身體描寫和性困惑還不是讓它被學校禁止的原因,1983年亞拉巴馬州的一所學校試圖禁止《安妮日記》出現在校園內,原因只是因為“它讀起來太令人沮喪”。

“即便在大學課堂,在談到安妮觀察自己的身體、對性的好奇,和父母的爭吵,還有她心里面略顯得黑暗的娛樂念頭時,學生們都會認為這些是對安妮的冒犯,他們不能接受這樣的安妮。”美國田納西大學現代外國文學系研究德國文學的丹尼爾·H·馬羅吉(Daniel H. Magilow )教授說,“這樣并不會模糊納粹的罪行或者淡化安妮遭受的苦難。我們悼念安妮,因為她是無辜的受難者而非虔誠的信徒。作為人類,我們具有美德,但也是有缺陷的、脆弱的。因為受迫害者的身份,我們常常不自覺地把安妮想象成一個光輝的圣徒式的形象而不允許她有平常人的小缺點。我們經常希望歷史和歷史人物是我們希望的樣子,而不是他們本來的樣子。”

被遮蓋住的黃色笑話

按照當前學者們的研究,《安妮日記》有三種版本,第一種版本即安妮最先的書寫的私密性的原始版本。1944年,安妮聽到廣播中荷蘭流亡政府想要收集并出版一些納粹集中營里荷蘭人的故事,所以她就著手重新寫了名為《秘密小屋》的日記,這是第二種版本,但是并沒有完成,在寫到215頁時,他們全家被納粹逮捕。第三種版本就是由父親奧托刪改后于1947年在荷蘭出版的通行本,它首次發行時的書名為《密室:1942年6月12日至1944年8月1日的日記》(Het Achterhuis: Dagboekbrieven van 12 Juni 1942 – 1 Augustus 1944),在1952年譯成英文后引起轟動。

圖為《安妮日記》原稿里,被棕色紙覆蓋住的兩頁。最近,有研究人員解讀出安妮想要遮住的文字內容。圖片來源: Anne Frank House。

2018年,《紐約時報》報道,研究者在安妮博物館所藏的《安妮日記》原版中,利用最先進的影像處理技術解讀出了被安妮用牛皮紙粘住的兩頁內容——一些現在看起來是“成人笑話”的東西,比如:

在關于性的段落里,安妮寫到女生在 14歲左右來了初經,這代表:“女生已經成熟(ripe)到可以和男性發生關系,但她當然不會在結婚前做這種事。”和性交易有關的段落安妮則寫道:“那些女人會在街上搭訕所有男人,如果那些男人是正常男人的話,他們就會跟著(她)走。在巴黎有一些大房子(妓院)就是為了那件事(賣淫),爸爸曾經去過那里。”另一則黃色笑話寫道:“你知道荷蘭為什么會有女德意志國防軍(Wehrmacht)嗎?(她們)是士兵們的床墊。”最后一則內容則是:“某個男人有一個長得很丑的太太,丑到他不想和太太發生關系。某天晚上他回到家后發現,他的朋友和自己的妻子在床上有一腿,接著他說:“他可以,那我不得不做(He gets to and I have to)!”

是否該尊重作者的意愿

作為一個小女孩,安妮并不想別人知道她這些叫人難為情的隱私,但她的意愿顯然被迫向歷史研究作出讓步。她的精神守護人——安妮博物館,認為相較于安妮本來真實的想法,潛在的歷史研究和公眾的興趣更有價值。《時代》雜志引述Teresien da Silva的話,他是安妮博物館的展品負責人,“一味遵循作者的個人意愿未必是件好事……在科學研究和公眾認知層面,有時候她不想出版的那些東西更重要。”

所以,對于即將要出版的含有這兩頁內容的新版《安妮日記》,我們應該去讀嗎?我們應該從認識歷史的角度去閱讀真相還是應該尊重安妮的意愿不去閱讀呢?不管我們怎么想,安妮博物館已經把出版信息公布在他們的網站上了,因為版權的限制,中文版應該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所以如果你不懂荷蘭語,在那之前,你還可以繼續進行道德上的權衡。

安妮"戀人"真容照浮出水面 死在納粹集中營

安妮日記

《安妮日記》記載了猶太少女安妮·弗蘭克為了躲避納粹追捕,在荷蘭阿姆斯特丹一個密室中躲藏了25個月暗無天日的生活。安妮在日記中記載她曾愛上過一個名叫彼得的猶太男孩,想念彼得也成了支持她度過密室中黑暗歲月的精神動力。直到日前,一名老人才確信《安妮日記》中的彼得正是他少年時代的好友彼得·希夫,安妮“少年戀人”的真容終于首次浮出了水面。

《安妮日記》記載青澀之戀

納粹興起后,15歲的猶太少女安妮·弗蘭克隨家人避難到了阿姆斯特丹。1942年,13歲的她和其他7名猶太人躲進了父親公司的一間密室中,從此開始了歷時25個月暗無天日的生活。安妮將她密室中的“黑暗歲月”全都記進了后來名聞世界的《安妮日記》中。

安妮在她的日記中記載了一段青澀感人的“少年之戀”,1940年,她在荷蘭的學校中認識大自己3歲的猶太男孩彼得·希夫(安妮在日記中將彼得稱做彼特爾),安妮在日記中稱,盡管她當時只有11歲,但她仍然“墜入了愛河”,愛上了這個英俊的小男孩。正是安妮對彼得的愛戀,成了她在躲避納粹歲月中的生存動力和精神支柱。

他讓安妮魂牽夢縈

安妮在日記中寫道,她和彼得相識的第一個夏天,他們就開始密不可分,經常手牽手一起散步,她還經常在夢中夢到彼得,醒來時甚至感到他的臉頰就貼在自己的身邊。安妮還在日記中記下了她擔心會失去彼得的青春期焦慮,她在1944年1月7日的日記中回憶了她和彼得最終的分手:“我放暑假時離開了這個國家,當我返回時,彼得已經搬了家,和一個更大的男孩生活到了一起。那個男孩顯然告訴他我只是個孩子,因為彼得不再來看我了。我是這樣愛他,我不想面對這一真相。我繼續黏著他,直到一天我意識到,如果我繼續跟在他后面跑,人們也許會認為我是一個壞女孩。”

《安妮日記》中對彼得的最后記載是在1944年4月——安妮15歲生日前6周,她在日記中寫道:“我愛彼得,因為我從來沒有愛過任何其他人。”3個月后,安妮和家人朋友躲藏的密室就被人出賣,蓋世太保襲擊了他們的藏身之處,將密室中的安妮等人一起逮捕。安妮被關進了奧斯維辛集中營,接著又被轉到了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然而,就在該集中營解放前幾周,安妮就不幸地死于了斑疹傷寒癥。

“心上人”相貌一直是謎

《安妮日記》如今已被翻譯成65種語言,在世界各國出版了3100多萬冊。然而幾十年來,安妮的“少年戀人”彼得的相貌卻一直是個空白,沒人知道安妮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到底長什么模樣。不過60多年后的今天,彼得的真容終于首次浮出了水面。

一名現年81歲的北倫敦猶太老人厄恩斯特·米查利斯對記者稱,他相信《安妮日記》中的彼得正是他少年時代的好友彼得·希夫。米查利斯回憶稱,1939年夏天,他和彼得都是德國柏林一家學校的同窗好友,由于納粹迫害猶太人,彼得一家決定離開柏林避往荷蘭,而米查利斯則將跟隨家人前往英國倫敦,在兩個好友分別前,這兩個少年互相贈送了自己的照片。

兩人曾是少年同學

米查利斯回憶稱,當他在上世紀50年代第一次閱讀《安妮日記》時,他就懷疑自己的朋友彼得可能是安妮筆下的“少年戀人”。

米查利斯對《觀察家報》記者西蒙·加菲爾德說:“我意識到安妮的生活伴隨著許多歷史照片,可是至今卻沒有一張關于彼得·希夫的照片,這看起來非常古怪,因為他的模樣是關于他的故事的核心。”經過大量的互聯網研究和一系列巧合式的發現,米查利斯終于確證他的好友彼得,正是那個令安妮在密室中魂牽夢縈的男孩。

“少年戀人”也死在集中營

據悉,這張彼得的真容照將在“安妮·弗蘭克之家”網站上首次展出,加菲爾德說:“他是一個英俊的男孩子,這是一張護照風格的照片,不過以前幾乎從來沒有人看到過它。”那么,安妮“少年戀人”彼得后來的命運又是怎樣的呢?非常不幸的是,歷史記錄顯示,他后來也被納粹蓋世太保逮捕,并死在集中營中。

欢乐升级哪里看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