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奇聞異事 >

英國索厄姆慘案:兩名失蹤女孩被害事件

2019-09-28 02:48奇象網

 2002年8月4日至18日的兩周,兩名失蹤女孩的命運緊緊揪著英國人的心。人們期盼她們盡快回到父母的懷抱。經過一場大規模的搜查,最終有了結果,但她倆已變成兩具僵硬的小尸體。女孩的父母悲痛欲絕,無數人流下悲憤的眼淚。在索厄姆鎮的小教堂里,她倆的遺像擺在祭臺上,伴著凄慘的燭光;教堂外堆滿了鮮花,一束花的祭卡上寫著:“這究竟是為什么?——獻給霍利·韋爾斯和杰西卡·查普曼。”

霍莉和杰西卡

​1、女童失蹤  

2002年8月4日,一個星期天的傍晚,英格蘭東部劍橋郡索厄姆村里,韋爾斯一家正在高興地準備著燒烤晚會,他們還邀請鄰居參加,大家有說有笑。  

霍莉·韋爾斯和杰西卡·查普曼是燒烤晚會的兩個淘氣寶。年齡都是10歲的兩個小姑娘從小就在一起玩,都特別喜歡足球,是曼聯球隊的忠實小球迷,貝克漢姆是她們崇拜的偶像。當天,她們還都興奮地穿起了象征偶像的7號紅色球衣。就在當晚6點一刻左右,這對好朋友高興之余,突然想起了吃糖,于是一起出門去村子的商店買糖果吃。從此,她們再也沒能走回家門。  

久久沒有看到孩子回家,慌張的韋爾斯一家和朋友趕緊向警方報案。當地警方立即出動,展開了調查,還將她們身著紅色球衣的照片張貼在村子的各個角落,在韋爾斯家周圍的鄉村一帶展開了徹夜的地毯式搜索。同時,警方對相關的可疑人員進行調查,對最后見過孩子面的人進行盤查。警方一度懷疑網絡戀童癖者實施了犯罪,對兩個女童的網絡聊天記錄進行調查,結果沒有任何線索。  

搜索行動沒有進展,案件調查一度陷入僵局,整個小村籠罩在悲痛之中。  

亨特利和他女友卡爾

​在接受警方調查的人中,一個叫伊恩•亨特利的人主動向警方表示自己應該是最后跟兩個女童說過話的人。他說在8月4日約6點半,他在屋外替愛犬洗澡時看見過兩個女童。他還向傳媒激動地表示,他對于當晚沒有留住兩個女童深感悔疚。他的女友卡爾也很惋惜,因為她也認識這對可愛的女童。在女童失蹤后,她還向記者展示霍莉在她上月離職當天送給她的道別卡,上面寫著:“謝謝教導”與“期望快些相見”。  

13天后,一名男子在距索厄姆16公里一個偏僻的林間風景點找到了兩具高度腐爛的尸體。這個地方就在距離薩克福馬的一處美國空軍基地附近。尸體是被丟棄在水溝中。警方通過DNA檢驗,直到一周后才確認了其中一具已經腐爛的尸體是霍莉。而杰西卡的尸體也在隨后第二天被確認。  

同時,警方在調查中確認在索厄姆村學校工作的亨特利是最后一個看到兩名女童的人。警察對其的住所進行了搜查,找到了一把其負責看管的學校一棟房子的鑰匙。隨后,警察在這棟房子里搜查到可疑的受害女童的衣物和鞋子以及亨特利的頭發、指紋等證據。  

就是在這棟房子里找到了許多證據

​警方隨即逮捕了亨特利。  

2、煎熬審判  

被捕之后的亨特利精神出現反常情況。8月20日,他被送進英格蘭中部的一家戒備森嚴的精神病醫院。警方在第二天宣布亨特利將接受精神測試,并可能因精神不正常而免受法律的制裁。這立時引發全英的軒然大波。  

在那里,他接受了長達28天的精神測試。據警方透露,如果屆時醫生認為亨特利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接受法庭的傳訊,陪審團將決定他是否能夠承受法庭的審訊程序以及能否替自己辯解。假如不能,亨特利可能會因為危害大眾而被終身留在精神病醫院里。  

9月10日,亨特利首次出庭受審。在倫敦老貝利法庭上,面對各項指控,亨特利矢口否認“謀殺”這一罪名,稱兩名女童的死都是意外。他說,霍莉意外掉進他家的浴缸,溺水而死;他捂住杰西卡的嘴想制止她哭叫,但沒想到杰西卡因此窒息身亡。他承認,他隨后將兩名女童的尸體綁在車內,剝下她們的衣服,焚燒了尸體,最后將尸體殘骸丟棄在樹林里。  

垃圾桶中燒焦的遺骸

​“10歲的女童不會這么一摔就死掉的。”檢察官理查德·萊瑟姆對陪審團說。他認定亨特利企圖對兩名女童性侵犯。當情況不妙的時候,他將兩名女童害死。  

庭審中,有證人表示在杰西卡•柴普曼和霍莉•威爾斯失蹤后的一天,嫌犯伊恩•亨特利的臉上出現了3條1英寸長的抓痕。  

一位證人是拉塞爾•戈德史密斯警官,他參加了兩名女童失蹤后的大規模搜尋行動,他表示當時看到了伊恩•亨特利的左頰有3條從上至下的抓痕。另外一位證人是學校的看門人,他表示看到過亨特利晚上11點在外面遛狗,他也看到了亨特利臉上的抓痕。此外,警官還表示,在杰西卡和霍莉失蹤三天后,他們盤問了亨特利。當時亨特利的情緒相當激動,他說:“你們認為是我干的,我是最后一個見到她倆或者和她倆說話的人。”然后,亨特利便抽泣起來。  

審判后,法官決定將觀察期延長28天。  

10月8日,亨特利再次出庭,檢察官宣讀了蘭普頓醫院負責測試亨特利的醫師所作的報告,結論是“亨特利目前不受任何精神紊亂現象影響,不適合在醫院接受治療”。因此,檢察官認定他“適于應訴和受審”。  

法庭判定亨特利將在監獄中候審,直至11月15日和他的女友卡爾一起再次出庭受審。  

3、誰的漏洞  

就在案件審判期間,英國內政部收到了一份有關女童謀殺案的長達200多頁的報告。作者戴維•比沙德在報告中說,亨特利在他的家鄉亨伯賽德郡居住期間就有著令人發指的犯罪記錄——他曾9次因性侵犯的罪名遭到起訴,而其中5起的受害者都是在校女學生。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由亨伯賽德郡警方保存的亨特利的犯罪記錄竟然被弄丟了,以至于當亨特利向劍橋郡索厄姆村的學校申請工作時,有關其過去的資料已蕩然無存,犯罪經歷也隨之“一筆勾銷”,并最終導致其對索厄姆學校的學生下“黑手”。比沙德的報告語氣犀利地指出,亨伯賽德郡警察局是如此“無能和不負責任”,該局局長韋斯特·伍德應承擔“個人責任”。  

劣跡斑斑的亨特利

​面對這樣一份措詞嚴厲的報告,英國內政大臣布倫基特無論如何也無法保持沉默。他獲悉報告內容后立即宣布,要對那些想從事與孩子有關工作的人員的考核方式進行改革,如警方負責搜集與這些人相關的盡可能詳細的個人信息。與此同時,內政部部長在英國會下院對韋斯特·伍德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他宣布,他已責成亨伯賽德郡警察局暫停韋斯特·伍德的局長職務,并將在下月接到該警察局提交的報告后決定何時正式啟動最終導致其下臺的程序。  

整個英國社會顯然處在恐慌之中,照看他們孩子的人,竟然是劣跡斑斑的儈子手。然而,由于證據不足,警方對嫌犯亨特利的指控顯得相當無力。隨后,判決一拖再拖。亨特利是否會因此逃脫法律的懲罰呢?所幸的是,數千個花粉粒和一條蕁麻為案件的偵破帶來了新的證據。  

4、花粉“破案”  

警方在繼續收集新證據的同時,組織心理專家研究亨特利和女友卡爾是否具備犯罪動機。據悉,亨特利與卡爾在1999年相識,很快便墜入愛河并同居。二人經常轉換工作且居無定所。亨特利性情孤僻不愛交際,且有點兒神經質。  

1995年,亨特利和16歲的克萊爾結婚,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了幾個月,克萊爾愛上了亨特利的弟弟,并與其組建家庭。此后,亨特利的父母離異。不久,45歲的母親陷入同性戀,開始和一名28歲的女子同居。這幾件事在短短兩年內發生,使他精神大受打擊,一度要接受藥物治療。  

女疑犯卡爾的前男友則稱,卡爾性情古怪,有多重人格,令人猜不透,她的胸部有一只蝴蝶文身。卡爾的父親則表示,女兒是無辜被捕,他指責警方冤枉好人。  

 

​本案的檢察官理查德•拉瑟姆指控亨特利就是殺人兇手。但是,亨特利始終拒絕認罪。由于沒有人證和物證,亨特利的女友卡爾一口咬定,當天她和亨特利在一起,亨特利根本沒有殺人。  

由于沒有能夠指證伊恩•亨特利的關鍵證據,但又迫于來自社會的輿論壓力,警方決定邀請英國著名的“花粉夫人”、法醫專家帕特里夏•威爾特希爾接手案件的調查工作。  

威爾特希爾原本是一名考古方面的孢粉學家,利用花粉和孢子分析古代人類活動的場所。1994年,警方請她幫助偵破一起謀殺案后,威爾特希爾開始介入法醫界,協助警方偵破了大量疑難案件。  

威爾特希爾趕往杰西卡•柴普曼和霍莉•威爾斯尸體被發現的水溝附近,進一步搜集相關證據。經過仔細觀察,威爾特希爾發現通往溝邊路上的部分蕁麻長出了新的側枝,這引起了威爾特希爾的好奇。通常情況下,側枝只有在蕁麻被破壞的情況下才會生長。通過對蕁麻生長的研究,威爾特希爾發現這些蕁麻在13天前曾被人踩過,而兩個女孩兒正是在此前失蹤的。  

威爾特希爾在亨特利的汽車上找到了一些花粉,這些花粉和拋尸現場的花粉完全一致;她又在亨特利的兩雙鞋子上找到了同樣的花粉痕跡,這顯示亨特利曾兩次到過拋尸現場。在偵破這起案件中,花粉和孢子在幫助追捕罪犯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  

5、獄中遇襲  

在無可爭辯的鐵證面前,亨特利于2003年圣誕節前被法庭判處兩個終身監禁,他的未婚妻卡爾也因共謀罪被判三年半徒刑。后來,為了消除此案在當地造成的恐怖氣氛,當地政府還特意下了一道命令,將亨特利居住過的房屋夷為平地。  

也許上天早已注定,亨特利要為他的殘暴付出代價。由于犯罪手法殘忍,再加上兩位死去的小女孩兒都是曼聯隊的鐵桿小球迷,因此,亨特利入獄服刑后,一直是其他服刑人員的眼中釘,而服刑人員中的球迷對他更是恨之入骨。  

倆姑娘因為都是球迷,所以球隊……

​在倫敦一所監獄關押期間,亨特利就曾被另一名囚犯出其不意地猛擊頭部而昏倒。從在監獄開始服刑,亨特利至少被襲擊了8次——2004年,他被人毆傷面部,隨后,亨特利被調往另一所監獄;2005年,他又被一名強奸犯用開水淋身,導致嚴重燙傷;同年,他又遭人踢面以及在浴室受襲。其中最嚴重的一次事件發生在2010年3月的一天下午。

當天,亨特利在弗蘭克蘭高設防監獄的醫院排隊取藥時,遭一名囚犯從后抓住,用刀片割破喉嚨,血如泉涌。獄警驚聞慘叫聲趕到,發現他倒在血泊中,立即送他往監獄外的醫院急救。獄警起初以為他必死無疑,“情景很恐怖,滿地都是血,若傷口再深2毫米,他就會流血不止而死”。但經搶救后,亨特利脫離了生命危險。  

面對一雙雙充滿仇恨的目光和遙遙無期的服刑判罰,亨特利對獄中生活充滿了恐懼,他沒有了生存意志,曾數次尋死。他明確地告訴監獄里的心理顧問,他將通過服毒而不是上吊的方式結束生命。他說他49歲的母親琳達•尼克森非常堅強,所以他完全可以放心地“走了”。一名獄警說:“此前亨特利說,因為他的母親還不能接受他死去的消息,所以他暫時不會自殺。而現在他認為母親能夠接受了,所以他立下了一份遺囑,而且正在與律師聯系。”  

還有一名與亨特利同住的獄犯說:“亨特利現在滿腦子都是盡快自殺的想法,他總是不停地問我有什么可以自殺的好主意沒有,他說他不愿意在監獄里待到死。當我刑期到了時,他對我說,‘你真幸運,你終于可以出去了’。他知道他一輩子都不可能離開監獄了。”  

倆姑娘因為都是球迷,所以球迷們……

​后來,亨特利被調往弗蘭克蘭監獄。監獄長怕徒生事端,將他安排在私人囚室。囚室里備有數碼電視機、CD機、音響系統和電子游戲機。亨特利可以不用穿囚衣,還可以隨意選擇三餐菜式。監獄長還吩咐警員稱呼亨特利為“先生”,并和他下棋、玩游戲。  

​盡管如此,監獄的管理部門對亨特利能否活著服刑深感憂慮。再三考慮之后,這所關押重罪服刑人員的監獄不得不給亨特利——一名囚犯配了專職保鏢。警方表示,亨特利每天處于11.5小時的嚴密監控之下,警員每日輪流換崗,看管的警員必須隨時位于亨特利十步以內。為了加強監控,警方為此還配備了額外人員。然而,這種“特殊照顧”的花費著實不菲。監獄每小時要向亨特利的保鏢支付14英鎊。一年下來,監獄要為亨特利支付近6.13萬英鎊的“保鏢費”。  

對于監獄的這種安排,英國社會批評如潮。英國犯罪受害者基金會憤怒地指出,如果將兩名女童的家人獲得的賠償金折合,她們每小時的安全費僅為50便士,與亨特利保鏢的薪酬相去甚遠。因此,他們絕對不能容忍亨特利在今后的日子里享受著名人般的生活待遇。憤怒的受害者家屬指責這又是一為罪犯花冤枉錢的典型事例。  

6、另類同情  

就在亨特利在監獄中遭受著生不如死的報應時,也有來自獄外的額外關照。  

英國諾丁漢郡一名27歲的女孩兒居然瘋狂地迷戀上了服刑的36歲的亨特利,一年多來兩人書信傳情,不管不顧地談起了戀愛,實在是讓人們有點兒搞不懂。這名“非同尋常”的女孩兒名叫喬安妮•拉特里奇。  

此案在英國影響非常大,很多人自發前去哀悼她們

​喜歡上殺人犯的喬安妮自然也不簡單。她表示亨特利的所作所為的確很可怕,但是他已經承受了很多來自公眾的斥責和打擊。她還曾經替亨特利鳴不平,“其實有很多人犯了一樣甚至更加惡劣的罪行,人們為什么只抓著他不放呢?”  

據認識喬安妮的人們介紹,她是一個怪異、反常的人,獨來獨往,從來沒正兒八經地工作過。她經常上網,對兇手們“情有獨鐘”。她在自己的愛好一欄就填了“真實犯罪行為、酒和一切未知的秘密”,還在網上把自己的一張照片貼到美國一名連環強奸殺人犯照片的旁邊。  

欢乐升级哪里看积分